文化村董事總經理羅凱寧一頭濃密黑髮,年紀輕輕的她,偏偏對銀髮情有獨鍾,打理長者用品店、開安老院、搞社企,入行愈10年,事業離不開耆英,沒覺歲月催人老,反覺創新潮得很。打破傳統框框,反老還童,創新要識問點解:「點解老一定代表要人幫,不能獨立自主活得精采?點解銀髮產品不可活潑跳脫點?」聽她這樣說,筆者反有疑問:「點解這位年輕人對長者咁有興趣,自得『耆』樂?」事業加多些創意,黑髮變銀髮又得,令銀髮變young亦得!係囉,點解呢?

 

羅凱寧帶筆者在她成立的社企The Project Futurus走一圈,邊行邊介紹銀齡創意用品,她拿起一隻長者專用的叉說:「隻叉用矽膠製成,可以上下左右自由彎曲,方便手部不靈活長者可拿著用餐。」另有一部輪椅界Tesla,由日本初創公司研發的電動輪椅代步車,她坐上去示範。「這部輪椅採用流線形設計,可原地360度自轉,還可接駁應用程式,用手機遙控都得。當年在日本留學,認識了這家初創公司創辦人,他曾任日產汽車工程師,想設計一部嶄新輪椅,但起初只有概念,後來用數年成功研發產品,期間我一直有follow佢。」

 

銀髮色彩與創意

文化村由父親於2001成立,隸屬文化科技集團,集團業務包括產品零售批發、安老院、家居護理及企業諮詢服務等。羅凱寧身為第2代,加入公司接棒順理成章,但事業能夠樂在「耆」中,也和個性有點關係。「我喜歡哲學,好鍾意思考。」有時好友相聚聊天,她會拋出問題刺激思維:「你估大家日後老了會變成點?」

 

後生仔傾偈,年老話題或太遠,但身邊不乏精靈young old,可視為參考對象。「好多長者auntie好活躍,喜歡化妝扮靚出街,又會去跳舞。我想說的是,年老不一定暮氣沉沉,甚麼也做不到,為何長者不能自主自立做喜歡的事?銀髮產品為何不能多添色彩與創意,empower長者多一些?」

 

講到個性,另有兩個明顯特徵。公司重視團隊和諧合作,員工入職會做九型人格測試,並接受溝通培訓,而她身為管理人亦不例外,做測試發現自己結合34號型人,有著實踐者和浪漫主義者特質。「都幾準,由細到大,我會定下不同milestones,確立目標便努力衝。但你說我是浪漫型也沒錯,我很愛文學,喜歡了解人心理,亦會寫日記。」

 

日本北歐多點子

當年曾留學美國,主修心理學和日本文化,及後決定回公司幫手,為此專程去日本進修,在東京早稻田大學修讀1年課程,學習日語和文學。課外活動更精彩,四圍觀摩長者蒲點。「日本是超高齡社會,銀髮市場很成熟。」

 

日本銀髮市場五光十色,嘩嘩聲好刺激。羅凱寧說,日本長者中心像休閒俱樂部,服務超越基本護理層面。「有專車接送,長者可在中心做spa、腳底按摩,歎完下午茶才回家。」另外,東京有個地方叫巢鴨,堪稱銀髮族的原宿。「成條街專為長者而設,好多銀髮食肆和商店。」更重要體會是,日本人對護老很有心思。那怕只是一個簡單的飯碗,背後也有設計師心意。「碗底用上深啡色,那是切合認知障礙長者需要,他們認知能力較弱,若碗底深啡色跟白米飯有鮮明對比,有助他們進食 」。

 

除了日本,也去過北歐取經,當地安老院更前,像丹麥有間「未來護理之家」。「甫進去,看見牆上寫有Fremtidens Plejehjem字句,意即『未來的安老院模式』,它本身像個社區,標榜長者一起創造生活,長者可自立自主,院內有健身室、網吧、室內花園、餐廳,街外人也可使用,令長者感覺生活在社區中。」

 

推軟餐多挑戰

反觀香港,銀髮行業較保守,好些傳統產品,顏色不離黑白灰,強調功能性,唔型!「不少人仍覺得,長者用品就是尿片、輪椅、拐杖。」然而,要引入外國新穎產品也不易。「日本好多品牌,昔日主要內銷,鮮有出口。通常和對方第1次傾都不成功,你要做許多游說工作,慢慢建立互信。」

 

即使引進產品,還要加以本地化,挑戰仍一籮籮。數年前從日本引進「軟餐」,市場確有潛力,但起步困難重重。「不少長者有吞嚥困難,為何他們只能吃糊仔,不能和家人一齊食飯?」軟餐在日本發展逾20年,透過攪拌打碎食物並加入酵素,然後加熱和用模具重塑形狀,味道和原本菜式相近。「叉燒飯、魚香茄子、湯丸,甚至煎釀三寶都整到。」不過,長者吃糊仔由來已久,改變現狀難度高。「係好困難,但我們無放棄。後來發覺,要落手落腳做推廣,直情走去院舍廚房為廚師做示範,又要多做教育工作,才漸多人認識。」

除了產品零售業務,團隊用10年時間在港發展新院舍項目。羅凱寧說,今年67月,集團將於屯門虎地開新安老院舍,院舍樓高9層,面積近6萬平方呎,主打北歐風。「提倡獨立自主生活,有spa、天台花園、休憩空間。」

 

工作可以co-create

「吸引更多年輕人入行,亦是我常思考的問題。」羅凱寧說,銀髮是新興行業,事業範疇眾多,除了院舍工作,還有一些新領域,如零售採購、市場推廣、社區教育,但有經驗從業員不多。「即使你未做過長者工作,也可找到機會。」目前公司約有130個員工,將配合業務招聘不同人手。羅凱寧說,吸引人才,除了良好薪酬福利,管理文化亦是重點。「公司一半管理層35歲以下,我們著重開放溝通,建立co-create氣氛,日常工作,大家可一齊圍圈brainstorm拋出創意,決策不用層層批核。 

 

香港人口老化加劇,社會整體挑戰重重。羅凱寧說,希望長者活得健康食好住好,這些都是基本步,奈何不易做到,社會應多關心長者,人人多行一步。「長者害怕3樣東西:孤獨、沉悶、無助,你多些關懷他們,已可令他們開心些。」

 

後生仔入社企推安老

年輕人從事安老業,投身社企也有新發展。羅凱寧說,去年成立社企The Project Futurus,在荃灣開設體驗工作室,定期舉辦工作坊和研討會,探索安老業和樂齡生活新發展。社企團隊頗年輕,其中一員是90Community Relations Officer黎卓穎,她說年輕人可以新思維看待安老業。「不少人覺得,若你不是醫生、護士、治療師,便和安老業沒關係。但其實不然,即使你未學過相關知識,也能在行內發掘新崗位,以我為例,大學主修歷史,好多同學去了教書,而我選擇一條新的路。」她日常從事社區教育工作,上門探訪長者,亦會到學校推廣。「入學校舉辦創意工作坊,讓學生構思安老方案,同時令他們了解長者身心狀況,在家對公公婆婆好一點。另也會講解行內事業發展,希望年輕人更了解安老工作。」

 

原文連結:創造耆景 文化村董事總經理羅凱寧